本网站所公示的部分疾病的检查及治疗费用有所变动,详细以实际就诊情况为准,或向在线医生了解大概费用!
习惯性流产安胎网
习惯性流产-安胎

拒绝做不完整的女人

  • 来源:未知
  • 作者:安医生
  • 更新日期:2016-09-29 21:29
  • 点击:

郭晓娟(化名),今年32岁。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某政府团委的书记了。她算是在事业上一帆风顺吧,丈夫也非常疼爱她。在别人眼里看来,她就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幸福女人。殊不知,这种幸福就像是包裹着痛苦在里面的一件漂亮衣服,这其中的滋味,也只有郭晓娟自己

郭晓娟(化名),今年32岁。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某政府团委的书记了。她算是在事业上一帆风顺吧,丈夫也非常疼爱她。在别人眼里看来,她就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幸福女人。殊不知,这种幸福就像是包裹着痛苦在里面的一件漂亮衣服,这其中的滋味,也只有郭晓娟自己知道了。

在她刚来月经的头几年,虽然量稍多些,但也还算规则。并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但好景不长,从94年就开始出现痛经,而且越来越严重,有时候疼痛来袭,她打上“度冷丁”都在地上痛得打滚。每月一次的“死去活来”,几乎已经让她顾不上自己还有一个“老大难”问题了——婚久不孕。

结婚快三年了,两人却始终怀不上孩子。时间一长,不仅是郭晓娟的丈夫那边颇有微词,就连公婆的脸色都开始不好看了。2000年的一天,当看到丈夫身边有一位妙龄女郎挽着他的手臂,两人说说笑笑从商场走出来的时候,那一幕让郭晓娟彻底地清醒了过来。她远远地木然走在后面,泪水渐渐地模糊了视线。前面走的那对儿野鸳鸯却浑然不觉。

在家里,郭晓娟什么都没有说。她的话开始少了,人也越加沉默。有时候夜深人静时,郭晓娟也会扪心自问,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呢?坦白去说,或许会面临两人的生活解散。不说,又觉得心头郁结不散,很是难受。如果她愿意退出,如释重负的应该是丈夫吧。

就这么过了一段沉寂的日子。丈夫也没多问什么。有一天,因为痛经实在难以忍受,她去医院看病。大夫说,这是“子宫腺肌症”,很难怀孕的,治疗难度也很大,更好的方法就是切除子宫。看到医生给的报告,郭晓娟惊呆了。没了子宫,就不再是一个不完整的女人了,以后的人生到底将怎样走下去啊?她不敢想!

寻访了许多地方,郭晓娟渐渐失去信心。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又咨询了一位医生。这位医生告诉她,子宫腺肌症其实也不可怕。这就是子宫内膜异位到子宫肌肉间,形成病灶的一种侵蚀性疾病。很容易导致剧烈的痛经、不孕和流产。一般病灶小于4cm的,都可以射频消融超微创治疗。而病灶大于4cm以上的,可以在宫腹腔镜下微创挖除病灶,以保留子宫,恢复生育能力。

医生对郭晓娟强调说,腺肌症虽然会痛经,但也只属于良性病变,切除子宫相当于阉割女人,这绝对属于过度治疗。而单纯的药物治疗,只能是缓解痛经。但子宫的病灶会越来越大,就像一个苹果烂一点一样。如果不把它挖掉,会逐渐扩展,最终导致整个苹果全烂掉了。而且,子宫是女人的标志性器官。如果非恶性疾病,一定不要切除。为什么呢,因为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子宫,就没有月经,不能生育,也从此再也感受不到S高潮。而且容易发生尿频和便秘,从此以后生活质量大大降低,还会加速衰老。

郭晓娟听得倒抽一口冷气,也庆幸自己坚持在寻医问药,没有草率地接受那些医院给予的切除建议。又是一年春天,已经痊愈的郭晓娟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向丈夫。在桌子上,她缓缓递过一纸离婚协议书。然后她说,我都知道了。你们也这么久了,为了你和我彼此的幸福,你签字吧。丈夫自然是一脸的愕然和震惊。郭晓娟不再看那张脸,她转身离开,轻轻带上了房门,走出室外。外面正是鸟语花香的季节,莺歌燕舞,好不热闹。郭晓娟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好像如释重负。心里却是一份意料之外的平静,波澜不惊。

当下就是最美的季节,她也终于想明白了,原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她只要自己快乐、幸福。因为,谁都有资格迎来自己的第二个春天。

  • 看完还想再了解一下,请加站长微信xjatrsa 即刻沟通!本文禁用于商业用途,转载需注名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