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所公示的部分疾病的检查及治疗费用有所变动,详细以实际就诊情况为准,或向在线医生了解大概费用!
习惯性流产安胎网
习惯性流产-安胎

虎妞式的假孕真要命

  • 来源:未知
  • 作者:陈凤林
  • 更新日期:2016-09-13 19:24
  • 点击:

这是著名的《骆驼祥子》中虎妞假孕成婚的现实中版。 阿眉是一个来自江苏农村的女人,踏实能干又不乏热情。后来大学毕业在上海漂泊了多年,终于俘虏了一位杭州男子吴君的心。吴君很喜欢她的心底淳朴,虽然这个女人有时也会大大咧咧、口无遮拦。但相比较大都市

这是著名的《骆驼祥子》中虎妞假孕成婚的现实中版。

阿眉是一个来自江苏农村的女人,踏实能干又不乏热情。后来大学毕业在上海漂泊了多年,终于俘虏了一位杭州男子吴君的心。吴君很喜欢她的心底淳朴,虽然这个女人有时也会大大咧咧、口无遮拦。但相比较大都市里一些公主病+心计症的女人们,吴君觉得阿眉更显天真浪漫。奈何这两家人经济实力悬殊太大,两人的交往一度遭到了吴君母亲的强烈抗议。

最后吴君心生一计,他让阿眉假装怀孕。阿眉想想也没别的办法,于是照做了。其实吴君父亲对两人的婚事是不置可否的,老人家更看重阿眉的人品是否过关。吴君的母亲才是最大的阻碍,她总认定了家境太差的女孩都是奔着儿子条件来的,于是对阿眉总有一万个不顺眼,经常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阿眉也自知身份低微,算是自己高攀了吴君。所以她也算处处忍让,没敢造次。但这越发收敛和委屈的模样,越让吴君的母亲看不下去。两人的矛盾基本上算是一触即发。

顾虑于腹中已经有子,吴父也不再反对。促使两个年轻人迅速成了婚礼,吴母的脸色十分难看,但碍于丈夫的要求,也只好出席了婚礼。面对亲家席上那土渣味十足的阿眉父母,吴君母亲显然更高傲了。她看着那两位亲家衣着搭配十分不雅,举止拘谨而小心,心里更不爽。其实这样的表现,都已经是阿眉交待了许久之后的了。阿眉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操劳一生。她下面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家里经济负担着实不小。能遇到吴君这样的男人,她已经很知足了。

婚礼上阿眉看着父母黝黑的面孔,虽然穿着两身新衣,却手脚都拘束地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心里酸楚又欣慰。父母倒是很担心婆家以后为难阿眉,曾经说,要是不合适就算了,不能高攀的我们家也不要强求。你们两个人过得好,就比什么都好。阿眉不敢提吴君母亲的刁钻古怪,她安抚父母说,吴君一家人也非常亲切体贴,让二老不要担心。

当然,吴君的母亲还不知道,由于阿眉家连一点嫁妆都置办不起,所以她提的那些吹毛求疵的小要求,最后都是由自己的儿子和小女儿偷偷帮着阿眉家置办的。阿眉自然是感激涕零,两人这经历坎坷的恋情总算是落地生根,可以开花结果了。阿眉父母收到吴君家彩礼的时候,感动不已。觉得将来阿眉的弟弟、妹妹会改善一些了。而吴君母亲只是冷冷旁观,觉得这贫苦的一家人可算是跟着自己闺女“发家致富”了。

婚后的吴君和阿眉开始犯愁了,他们为了结婚而撒的弥天大谎,注定了要面对谎言被揭穿的威胁。吴君本来也挺乐观的认为,他和阿眉身体健康,婚后马上努力造人是可以的。但现实就是现实,阿眉却一直迟迟没有怀上。之前的谎言,眼看要戳破了。而吴君的父亲还蒙在鼓里,他觉得自己的老年生活有新希望了,可以看到小孙孙,现在每天人都精神得很,对儿媳妇嘘寒问暖的。走在社区里,看看别人带着孙子、孙女出去玩的,自己还未免想象一番未来的场景……就这样还不够,他发话了,于是家里马上又多雇了一位保姆。老爷子说了,现在家里来新人了,又是孕妇,吴家要添两口人了,自然要周到照顾。

吴君的妹妹有一次看中了阿眉的新耳坠,撒娇说要借去戴戴。阿眉笑着说,索性给她了。小丫头欢呼雀跃地去大卧室的梳妆台找,没有看到。于是又去洗手间的台面上看,却无意中发现洗手间垃圾桶纸上的的落红。小妮子也一下子起了疑心,后来拽着吴君去问个究竟。吴君一看遮拦不住,只好全数招了。阿眉也是羞愧难当。这一下家里炸了锅,吴君母亲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数落得两人那一个面红耳赤。尤其对阿眉,婆婆简直杀她的心都有了。

阿眉一直在哭,吴君的父亲也看不下去这场闹剧,不断摇头,最后一个人叹气回房间了。阿眉度过了婚后第一个难眠的夜晚。这以后,吴君母亲便对她再也没了好脸色,连装都懒得装了。时光飞逝,又过了十个月,阿眉觉得自己的肚子也太不争气了。怎么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呢?而吴君也总是夹在母亲和媳妇儿之间,也分外难做。慢慢的,他也开始讨厌家里这种剑拔弩张的氛围。后来慢慢地,吴君在老爷子公司里帮忙以后,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了。他倒宁愿在外面与陪朋友聚一聚,回家就要面对这种难受的氛围,不如晚点回来。这些阿眉全都看在眼里,她说不出的苦,只有自己和着泪水下咽。偶尔的,阿眉也在想,自己当初与吴君的相遇,到两人的结婚,是不是真的就是一个错误?

吴君母亲的话也从开始的指桑骂槐,变得更加直接。渐渐说得愈加难听,“……哼,还假装自己怀孕呢,算是骗着我们入了门,可你好歹事后也生一个看看啊?搞半天找了个不下蛋的母鸡!挑来选去,挑一个这种货!这年头,村姑娘为了嫁个好点的人家,真是什么办法都想得出来啊?也不知道当初使了什么招数,蛊惑了我儿子!”阿眉每每听到,只是在厨房一边帮忙将洗后的盘子摆好,一边默默流泪。保姆牵强地给她笑笑,递一个苹果过来,算是安抚。

阿眉想,要不自己去医院做个检查?虽然其他媳妇都是好几年没怀孕才找原因,但是她目前的境况特殊,必须尽快怀孕或者想到解决办法。不然这种氛围已经快让她窒息了。阿眉觉得自己都无法想象一个月后,一年后,三年后的情景。她目前最迫切的问题,就是尽快怀孕。吴君同情她处境的同时,也帮她做不了什么。新婚后虽然也算温柔体贴,但婆婆吵闹地时间长了,公公脸色也开始变得不好看,她觉得丈夫这棵大树也岌岌可危,不知道多久会轰然跨下来。如果有一天吴君迫于家里的压力放弃她,她觉得一点也不意外。

不查不知道,一查,阿眉竟然发现自己有一个问题——输卵管堵塞。她一边庆幸自己算是尽早发现的同时,又一边问医生,女人得这种病,一般什么是主因?医生只是挺含蓄的问,你以前是否做过堕胎流产啊?阿眉就突然想起大学期间的事情了。那时候情窦初开,年轻人又不算懂事。一来二去没保护自己,最后只好在同学的陪同下去做了流产手术。都这么多年了,她觉得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包括吴君和自己的家人。医生既然问起这么一桩事来,她险些都快想不起了。

阿眉是个信教的人。在大学期间堕胎后,有一次得知堕胎好像不是什么好事,相当于杀生害命。又听了关于因果的种种,她心里便有些懊恼和犯怵。当时还花费了不少钱去某山大寺院进行超度。忏悔之后,阿眉觉得可怜的小生命应该不再尾随自己了。或许已经离开。当这时候她一得知自己输卵管堵塞造成不孕的时候,就本能地反应,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遭报应了?

医生可不管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他从科学上给阿眉解释说,输卵管本来就是女性身体里极细的管道,很多种原因不小心都会造成它的堵塞不通。比如妇科堕胎手术就是其中最常见的主因之一。这些堕胎手术还会造成宫腔粘连啊、输卵管不通啊、大出血啊等等。有些毛病,当时是不清楚的。多年之后,你才会后悔当初的作为。

阿眉听到这里,又是一阵懊悔和惭愧。她仔细问了医生近期的空档日程,给自己定下来手术的时间。忐忑的回了家,与吴君关上卧房门,把白日的事情说起来,两人细细地商量了半天。当然,她依旧没有提曾经堕胎的事情。随便找了个由头搪塞了过去。吴君自然也很担心她的身体,觉得做手术也不错。尽快恢复正常以后两人得要个孩子。每天看着阿眉这样委屈,吴君心里也不好受。自己爱莫能助,又不能忤逆父母。但设想一旦现在有了孩子,境况就会大大改观。

于是到了日子,吴君陪着妻子一起去医院做手术。术后休养够了,吴君帮阿眉收拾了东西。带她一起回家。度过恢复期以后,吴君充满希望地努力与阿眉一起造人。每个月,月信依然如期而至。又过了十多个月,吴君也有些不耐烦。偶尔,他那种矛盾、失望又刻意隐忍不发的表情,只让阿眉更想流泪。阿眉换了一家医院做了检查。原来,她的输卵管手术失败了。可怜的堵塞部位,依旧堵塞。输卵管是排卵到子宫的必经通道,如果输卵管一直不通,无外乎等于给阿眉的生育梦彻底地泼了一盆冷水。检查后失魂落魄的阿眉,在过马路的时候也精神恍恍惚惚。因为在那家大医院的手术,还是托人找关系预约的主任专家。如果他都没什么胜算,自己也彻底完了。

吴君看着路口车呼啸着而过,都险些撞到阿眉。他皱着眉头拉住阿眉,让她小心一点。阿眉回过头来,居然就歇斯底里地发作了。她哭喊着说,都这样了!算了!我活着还有什么劲儿?倒不如就让他们撞死我算了!这种日子还能坚持多久?最后还不如我给你挪地方,你和别人再婚算了!本来你妈就看不顺眼我……吴君一阵心痛,也不分辨什么。就走过去抱住妻子,任由她闹。最后,阿眉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几个月。有一天晚上,吴君下班格外早。他一进门给父母问了好,就直奔阿眉身边。松了袖扣和领口,他兴冲冲地带几分神秘轻轻掩上房门。压低了声音给阿眉说,明天下午他预约了一位医生,是朋友推荐给他的,据说是世界上寥寥无几能做输卵管疏通手术的大夫,女士,姓杨。用一根特别细的导丝(据说比发丝更细)进行疏通,而且有专利的,确保术后不再粘连。阿眉两眼都发光了,听着吴君指手画脚地讲了半天。第二天,兴奋不已地就跟着吴君过去了。

到了第二天的下午,阿眉好不容易等到丈夫回来。吴君出门前说,“如果这个大夫也确诊你的输卵管确实没得救了,那还可以考虑试管婴儿。不要灰心,咱们总能想到办法的。”这个瞬间让阿眉好感动,她都不知道自己修了几辈子福德,才摊上了这么一个明事理的老公?如果将来生了孩子,她一定要全心全意操持家里,今后不管吴君的妈妈如何对她,她也要好好照顾吴君和未来的孩子。

带着妻子出门的时候,吴君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他转身回房间,又拿上了阿眉往年的各种妇产科病检记录。这才放心出门。阿眉在身后就这样看着吴君忙碌的背影,眼角都有点微微湿润了。按照预约的时间,这对夫妇终于见到了安太杨淑华院长。安太杨淑华院长看起来有些年纪了,倒也慈眉善目。她说起病理来,阿眉频频点头,吴君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也跟着不断点头。

安太杨淑华院长看着吴君配合的神情,笑了起来。她说,这输卵管的疏通手术,在医院里也叫做“杨氏疗法”,就是因为她主创并攻克了这个医术难关。解决方案,就是需要在腹腔镜的联合辅助下,把cook导丝的导管放入女性的输卵管内。放置大约七八天再把导管拿走,这样确保了术后不粘连。这个技术虽然不算保密,可是全世界能做的医生却寥寥无几。这个方案,只是“杨氏疗法”其一。

看两人听得全神贯注,安太杨淑华院长又笑了。她继续说,还有“杨氏疗法”二,就是说可以把输卵管切断后,再重新进行吻合。这样就 了能够疏通输卵管。这个“杨氏疗法”二自然也是她发明的。阿眉眼睛挣得大大的,好像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阿眉刚要张嘴说什么,安太杨淑华院长说不妨听她讲完。安太杨淑华院长继续说,还有第三种方式,这种叫做“两镜一丝输卵管鼠”。这名字显然更让吴君如坠三里雾之中,一脸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样子。

于是安太杨淑华院长耐心解释说,因为输卵管问题不育的女人现在挺多,那些多发性的不孕症治疗起来也很困难。而传统的试管婴儿手术就是针对输卵管不孕而发明的。如果是因为输卵管问题而造成的不孕,治疗特点就是放弃这个有病灶的输卵管,将女人的卵直接取出来,让它成功受孕后再送回宫腔里面(越过输卵管的程序),这么一来,也能成功孕育孩子。但医院里还是希望尽量走生理自然态的道路,也就是说尽量以前面两种办法来疏通输卵管。要 输卵管的功能,要 治疗输卵管当中不产生副作用。

吴君关切地问,那等于就是说,我们只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做试管婴儿。对吗?安太杨淑华院长点头后说,你要不要听一句大实话?现在我们医院现在把试管婴儿放到输卵管性不孕的归类里面,也就是现在的试管婴儿中心。但是许多医院里做试管的患者,90%的人其实是根本不需要做试管婴儿的。试管婴儿的费用很高,周期又长,女人还打针很受罪的。但凡只要能够疏通输卵管的患者,真的不建议做试管婴儿。当然,如果有些医院为了增高收益而给予的建议,那就另说了。

一番沟通之后,阿眉本能的直觉自己算是来对了地方。她决心再做一次输卵管疏通手术。并且就一定要在安太杨淑华院长这里做。虽然预约手术的人多,但她宁愿排队等日子。如果这一次尝试仍然失败,她再选择试管婴儿也不迟。做了这个决定以后,阿眉一直紧紧握住吴君的手。而吴君怜爱地看着这个倔强而坚强的妻子,她看似柔柔弱弱,但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认真决定一些事情以后,也蛮拼的。这种韧性,也是许多大都市千金们所缺失的。看来自己当年也是没有选错人啊。

很快手术便排上了日程。预约了日子,夫妻两人非常憧憬地回家去了。不过,阿眉的婆婆这一阵子在家里也没消停,从早到晚的各种冷嘲热讽就没有收敛过。似乎她是要抗议到阿眉自动投降、夺门而去的那一天。如果哪一天阿眉忍不下去了,自己离开了,或者自己要求离婚,估计吴君的母亲梦里也会笑醒的。但她也知道,阿眉是倔强的。这一点,吴君最清楚不过。阿眉的坚强与坚持,就像生活在院墙夹缝里却依旧渴望阳光雨露、依然珍惜每一份恩赐的一朵小小的花。虽然比不上月季、牡丹的花枝招展及沁人芬芳,她却不会随便枯萎、随便妥协、随便放弃。

吴君的母亲显然是一位需要找存在感的女士。每天赋闲在家,本身也没什么乐趣。现在时不时压制一下儿媳妇,倒也成了日常生活里的娱人主戏。眼见这些虚荣市侩的乡村姑娘们挤破了头都要嫁入富裕的家庭,现在她自己家里好像也摊上了这么一位……虽然碍于吴君父亲的只好放进了家门,但这婚后的生活,她一个做母亲的岂能袖手旁观?吴君的母亲自然不是个好相处的女人,当她认定一个人品性不良,认定了这个人进吴家是别有所图的,那么其他人的言论与阿眉的努力表现都不会让她有一点点改观。反而更加不喜欢阿眉。

明明是简单收个阳台上的衣服,吴君妈妈偏偏要给保姆故意呼喝上一句:“……哎呦,本来照往年他们那个怀孕的消息,现在这都应该挂了不少宝宝衣服的吧?可惜啊,这成人的衣服都挂了多久了。人心可以是假的,消息也可以是假的。真是喂不熟一头家猪,又给我们领进一只狼啊!”婆婆这话,似乎连自己儿子都一起抱怨了。阿眉心底越加沉静,抬了抬眉毛,熟视无睹回屋去了。

很快,厨房里就会响起故意敲打出的声音,乒乓的,像是砸锅碗去泄愤一样。吴君妈妈还会一边摆弄一边说,“……唉,到底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这眼光和品位怎么都提升不了!连收纳个厨具都不能弄得有美感一点,这摆得乱糟糟地像什么?!”保姆往往大气都不敢出,阿眉偶尔在房间听到几句,不予理会。如果后面指桑骂槐的声音过大,她会默默出来再重新摆好。如果只是婆婆的几句牢骚抱怨,她就继续在房间里埋头做其他的事儿。

有时候,阿眉也会去三层的露台上透透气。看着天际的远方,她会想起家乡的稻田、后院的草堆,想起弟弟妹妹围坐一起吃的晚饭。想起夏日里父亲的泥腿、额头的汗滴。想起母亲灶台边的那口大锅,想起晾衣杆上随风招展的大床单。那时候的日子也美好,一家人乐融融。虽然他们嗓门很大,虽然他们不会欣赏吴君母亲的所谓“艺术家居”氛围,但至少他们不会这么尖刻对其他人的。

如果没认识吴君,她或许不会去那么多地方度假,不会步入这么一个奢华富裕的阶层生活。但如果没认识吴君,她的压力也许不会那么大,不会需要硬着头皮应对这么多不喜欢的人与事务。在这种氛围压抑、空气像要凝固一样的窒息环境里,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得抑郁症或者身体早衰。但所有的选择,都是自己做的。到了如今的这个境地,有能怨谁呢?…

到了日子,吴君专程陪妻子做了手术。吴君的母亲自然没有来。吴父有点担心,又不好有太多表示,也只是叫了司机给医院送去了餐盒。吴父总是觉得医院吃的味道,多少还是不如家里的味道贴心。等术后转回病房休养后,吴君替妻子给家里报说,一切安康,不用挂念。送回病房里休息的阿眉仍然很憧憬,她握着吴君的手说,你觉得这一次我们行不行了?吴君笑说,肯定得行。

过了五六天,医院说阿眉可以回家休养了。目前观测起来没什么大碍,但毕竟手术后不久,也要注意自己别太劳累了就好。自阿眉从医院手术回家以后的日子,婆婆算是收敛了一点。但到了第七天,就像觉得自己缺失点什么。总想找点事儿来呼喝两句。阿眉看出那个劲头,躲在屋里也没去客厅招惹她。但婆婆显然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一个人憋闷了,总想着找点儿由头去阿眉屋里看看。阿眉也赔着笑,让她没把柄可抓。毕竟阿眉刚做完手术不久,吴君的母亲自己也有分寸,没敢太嚣张去挑衅。

再过了两天,吴君的母亲终于忍不住了。她叫保姆洗了一堆水果,自己拿了一盘给儿媳妇送来屋里,不过自己也借机会坐下来吃上了。送水果是假,她主要也是为了给阿眉唠叨几句话。这手术后的阿眉宅在自己屋里两三天了,不吃饭就不出来的。她自己又不能对一个病人大呼小叫,不然也太没长辈的身份了。

于是吴君母亲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念叨说:“……我说小眉啊,这该折腾的,我儿子也陪你都折腾了不少,那该怀孕的,你也就挣点气吧?以前的那场假孕闹剧,我们可谁都没忘记呢……”一听这个,阿眉就很窘迫。她知道是自己的不对,虽然是吴君怂恿的。婆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一看阿眉这表情,才觉得自己心满意足了。好像只有阿眉谦卑难堪的状态,才能加固她在家里女主人的地位。儿子原先找了这么个农村姑娘,自己是做梦也没想到她真能进家门的。

婆婆说着话,阿眉的手机铃声响了。她看了一眼,没接。婆婆不动声色地撇一眼,看到手机上像是一个男士的名字。那个来电话的人显然没死心,又频繁打了几遍。阿眉因为正在被婆婆训话,没敢擅自接电话。还是把手机给静音了。婆婆看着,心里已经不大爽。终于一个忍不住,逮到这机会发作了,话也说得阴阳怪气:“我说小眉啊,农村人民也得厚道啊?别吃着碗里的不够,还看着锅里的懂吗?你半天生不出个孩子,谁怪你了?你假装怀孕嫁进吴家,谁遣返你了?别不识抬举,不知好歹啊……回头别生出点儿事情来,自己净身出户不说,也让我们家门名誉受损。知道么?”

这番话说得赤裸裸,算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栽赃。阿眉听着分外委屈。莫名地一股气憋上来了,就忍不住大声回敬说,“妈,根本不是你想得那样!”婆婆没放过她,惊异于这次阿眉居然回嘴了。她直接学舌道:“啧啧,‘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倒是想你哪样了,哪样了啊?你说啊?看看,这平时我说什么你都没关系的,一说到男人,你还分分钟就炸了。你炸给谁看啊?啊?觉得生不出孩子赶紧找下家了?告诉你,小眉,可别仗着自己刚做完手术就没个大小高低的,我们吴家可是讲辈分的!你在农村那些下三滥的地方没学好,可在家里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最后这一句话落地有声,吴君妈妈说着说着,激动地还站起来了。显然,阿眉就应该一句话都不回敬的。对吴君妈的音调高了都不行。

阿眉这次没再让步,她直面相对了。不过她也降低了音调,平和了许多:“妈,我没有和您对着干的意思。我只是解释,这是吴君的一个朋友来的电话。你当时正在给我说话,我尊重您,所以就没有接不相关的来电。这不是您想象的奇奇怪怪的事情,我也不是那样的女人。”婆婆不相让:“呦,怎么了。我说错了?我误会了?合着是说,我一老太太还得给你年轻人道个歉是吗?那你说这么一大堆,怎么个意思啊?”吴君妈最后越说越有一点胡搅蛮缠的架势。

阿眉干脆直白直说了,“妈,我知道自己资历不够,您从骨子里一直都看不顺眼我。不论我怎么去努力表现,我现在刚做完输卵管的疏通手术回家,也断然没有以病相称去故意做什么。可您总是条条理理都不饶我,那我说什么都是错,我还怎么和您沟通?我没有仗着自己手术后恢复中就没大没小,也没有去偷懒。厨房里,我都在饭前饭后帮她们忙的。医生只是建议我别太劳累。所以,这两天没有特别的事,就没有陪你在客厅了。我希望您也不要因为这些细节见怪……”

虽然阿眉的话有情有理,但是在吴君妈看来就是在挑战自己的。她的无名怒火一下又上来了,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发泄,索性站起来,直接把一盘水果全部掀翻到地上了。阿眉心里委屈,婆婆无端发火,都不容自己的声音。想想自己这些日子的委屈,眼角就开始有点湿。这盘水果撒了一地,一个苹果还滚了半天,最后慢慢停到门前。阿眉看到苹果边的一双脚,抬头往上看,吴君回来了?居然争吵的两个人都没有发觉。婆婆也很诧异,转头看着儿子。

吴君一直是很孝顺的,总是夹在母亲和妻子之间很难做。但这次,他也不再克制了,帮理不帮亲。吴君拿起阿眉的手机,直接对母亲说:“知道为什么我的朋友会给阿眉电话吗?因为他开车和我正在大门外。我的手机没有电了,让他给阿眉打。她手术后又闷在家里这些天,我想带她出去吃些东西散散心。想着您也在,给阿眉联系上,就接上你们俩一起外出的。我知道您一直就不喜欢阿眉,但是至于吗?一个朋友来的简单电话,至于您对阿眉说那么一堆阴阳怪气的话,还不容辩解?阿眉的一句解释,至于您就把桌子都掀掉吗?!……”

阿眉拽着吴君的胳膊,示意他克制一点。吴君却没有管,他继续一口气说完:“妈,平心而论,阿眉自从进我们家门以后,是不是一直勤俭克制,小心侍奉在您身边的?您是我的母亲,我爱的人,阿眉也是我爱的人啊!不然我又怎么会让她假称怀孕来结婚?!你们都是我生命中重要的家人,怎么就不能好好相处呢?……”吴君母亲整个神情都傻掉了,目瞪口呆。而阿眉觉得再这样忤逆也不大好,开始把吴君往外推。让他先不要说了。

吴君母亲倒是迟迟反应不过来,自己喃喃低语说,“你说什么?你让她装的怀孕?你让她装的怀孕……?”吴君也不作分辨,气冲冲索性直接拽着阿眉走了。留下一地水果还在卧室里。朋友的车里,阿眉看着还没消气的丈夫,心存感激,好一种别样的温柔。原来自己的委屈,吴君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不作声,不分辨,只是不想让家里的氛围变得更不好。现在婆婆变本加厉,吴君为自己出头了一把。想想刚才的情景,阿眉心里一阵痛快,又有点担心起婆婆来。毕竟是老人家,就这么跑出来怎么好?还是等丈夫消了气,吃完了赶快回去吧。

在朋友的车里,吴君给阿眉解释。原来他早点下班了要去接阿眉吃饭,正好朋友找他。他就想着可以一起,让朋友开车送他到家门口,他就通知阿君出门,也当手术后散散心吧。如果母亲也想同去,就一起吃点。把家里两位女眷都带上。不想到家门口时,自己手机已经没电,索性叫朋友直接打给阿眉。朋友却说,阿眉挂断了多次。吴君心里一奇怪,就直接进门上楼去了。却正好赶上自己的母亲在对妻子发飙,阿眉低头含泪的样子,他是再也看不下去了。

三人在外面吃了饭,当晚回家后,吴君若无其事地与父亲在客厅聊着公司里的事情。吴君母亲突然过来了,想找阿眉私下聊上几句。阿眉有点不好意思,说吴君也是一生气就乱喊叫的,都是母子俩,不要太介怀。婆婆倒没有听那些,只是摆摆手说知道了。然后再细问,真的当初是我儿子叫你装怀孕吗?不是你自己出谋划策的?可是……怎么每次我念叨这事儿的时候,你怎么不解释呢?阿眉笑笑说,我解释的话,您会听吗。婆婆瘪了一下嘴,不满地说,哼,我有时候也是道理的好吗?……吴君妈妈没再说什么话,挪着步子往客厅去了。阿眉看着她的背影,第一次有点想笑的感觉。

时光飞逝,又是半年。自从吴君那一次发作以后,显然做母亲的收敛了许多。有些事情,虽然也会抱怨儿媳妇几句。但也不怎么无理取闹了。阿眉觉得自己也松快了好多。这一天早晨起来,她一直觉得很不舒服,最后一个箭步冲去洗手间,抱着马桶干呕了半天。这一天正是周六的早晨,一家人都在餐桌前用餐。迟迟也不见阿眉过来。吴君没有多想,说不舒服的话,就让她多休息一下。等到了周日,阿眉晚餐时闻到家里保姆端上的一盘红烧肉,又是一阵说不出的反胃感觉。直接冲去洗手间发作了。吴君妈妈觉察出一点什么端倪来,她对着老爷子开始挤眉弄眼,又问儿子:你媳妇儿,是不是有了?

阿眉没有想到,自己手术后真的这么快就怀孕了。测试的结果令全家人都兴奋不已,吴君妈最为激动,第二天就已经叫了司机开车去百货商场,买回来一堆海外进口的婴儿用品。吴君也没忘记挪揄一下母亲,笑着说,你要是再对我媳妇儿那么凶,我们以后就不许你碰孩子。我们带着小宝儿独立地生存。吴君母亲一下有瘪了下嘴,张口要说什么,又没说上来。不满地最后只是哼了一声。而吴父则说,离开我们,离开我们独立生存?知道带小朋友有多辛苦吗?且看你有没有这种本事吧……阿眉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全家人都笑起来。

因为阿眉最初在医院治好了输卵管的问题,她觉得那里是自己的福地。所以那里都不去,坚持要在同样的地方分娩。又过了段时间,在做例行产检的时候,医生兴奋地对阿眉说,准妈妈要做好心理准备哦?恭喜你,是一对龙凤胎呢。吴君在一旁惊喜地嘴巴半天都合不上。阿眉的眼泪突然就这么毫无心理准备地下来了。吴君一把抱住自己的妻子,又亲亲她。医生也在笑了。回到家里的时候,餐桌上阿眉笑呵呵地给婆婆说:“估计您得再多置办一份了,是一对宝宝哦,有男有女。”“什么”这次轮到吴君的父母惊喜了,吴父大喊家里人给他把存了15年的那坛酒开封,他要庆祝一下。

几个月以来,婆婆也不止是收敛了,对阿眉简直就像供着一尊菩萨。生怕她磕了、摔了、袢了。营养各方面也得全部跟上,谁对她稍微不太温柔都不行。吴君看看,妻子都宝贝成这样了,他也想笑。其实,真正令吴君母亲改变想法的,除了孕妇的特殊身份,还有一件婆媳俩都没对他提的事情。

原来,有一天过马路的时候,阿眉还挺着大肚子一起的。当时正要过街。吴君的母亲手里还帮着儿媳妇拿着一堆从妇婴店里采购来的东西,两人慢慢往停车场走。就有那么一辆车,带着风,一个急转弯开过来。吴君母亲都傻在原地了,阿眉直接抢步一下推开她。好在车及时刹住。阿眉也吓了一跳,吴君母亲自然指着司机的鼻尖,当场就直接飙了。十分钟大骂不止。这动静还还引得自家的司机从停车场探头看过来,之后马上赶过来。好在大家都只是受了点惊吓,连皮肉伤都没有。也就各自散去。

车里,婆婆问阿眉,你当时怎么就顾着推我,自己不跑远点?你还带着两个宝儿呢。阿眉笑了,说,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忘记自己也在现场,就感觉车是奔着你去的,要拉开你。婆婆就没再说什么。两人一路无话。夜里,吴父和吴君还在公司忙没有回来。两个大老爷们不在,吴君的母亲敲了卧室门进来,喊儿媳吃饭。

饭桌上,婆婆开始说话了:“其实,这些话我早就想告诉你。我也许……一直对从农村来的人存在偏见,你这么年轻又漂亮,和那些虚荣势利的小妮子看起来也没什么两样。我总觉得,你就是谋划好了来勾搭我儿子的。当初你进门,我是100万个不愿意的。但是你也知道,我这人就是快言快语。喜不喜欢都放在脸上。咱们相处也几年了。现在回顾起来,其实不管从什么细节上看,你都是我无可挑剔的好儿媳。以往那些刁难的事情,你现在都要当妈的人了,就都不要放在心上了啊。”她说着,给阿眉碗里顺带又加了几块菜。补充说,“我可不是不给你吃肉,孕妇必须荤素搭配啊……”

阿眉笑了起来,心头一块看不见的东西似乎轰然倒塌,云开雾散。她也笑笑,给婆婆说:“妈,其实您不这么说,我也理解的。再说了,两个宝儿也是离不开奶奶的。就是您不这么说,我也不会像吴君说的那样。我肯定会和您一起照看他们,有您的帮忙,我感激都来不及呢。”婆婆反应过来阿眉所指,又瘪了下嘴,嗔怪地说:“去,你逮找机会就顽皮,欺负我一老太太……”说归说,两个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候的吴君已经走在了自家大宅的门口了。他手里默算着孩子出生的日子,心里盘算着,回头我是不是该给那大夫送一面锦旗呢……慢慢的,他就停驻了脚步。只是静默地站在大院门口,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当看着小楼二三层温暖的灯火,听到窗口的爽朗笑声,没来由的,他自己也笑了。一把推开院门,疾步往里走去。他知道,幸福的未来已经在不远处等待他了。

  • 看完还想再了解一下,请加站长微信xjatrsa 即刻沟通!本文禁用于商业用途,转载需注名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