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所公示的部分疾病的检查及治疗费用有所变动,详细以实际就诊情况为准,或向在线医生了解大概费用!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 010-67537758/67537768

虎口夺食的鬼故事

  • 来源:admin
  • 作者:admin
  • 更新日期:2016-08-16 16:30
  • 点击:

面对这种过于寂静的家庭生活,沈姐在朋友圈里只能做出一副波澜不惊的姿态。但听到别人家里的欢声笑语,偶遇电梯上下或社区花园里带孩子玩闹的父母,这夫妻俩通常也只能默默相对无言。两人的心情不能说不急。早些年还可以无关痛痒,一笑而过。再过几年还可以

面对这种过于寂静的家庭生活,沈姐在朋友圈里只能做出一副波澜不惊的姿态。但听到别人家里的欢声笑语,偶遇电梯上下或社区花园里带孩子玩闹的父母,这夫妻俩通常也只能默默相对无言。两人的心情不能说不急。早些年还可以无关痛痒,一笑而过。再过几年还可以互相鼓励,宽慰几句。到了现在,夫妻俩的情绪可谓一触即发,敏感不已。这种焦虑不安的体会,也只有当事人才懂。

沈姐身体是没有问题的,她的老公经检查也没有任何障碍。或许就是缘分吧?有些夫妻常年不育,尝试多年,不得已各自分离再婚后,却又先后都生育了。这种例子也不少。不得不说,有些情况就是那么玄妙。也许天意弄人,沈姐几年前都曾怀孕过,却以一场流产意外而告终。现在她又怀上了,这一次沈姐的夫君在狂喜中又不敢过于宣泄情绪。中国的老人常讲规矩说,一件事没顺利落实下来以前,那些个大叫大嚷、狂喜不堪的,最后再看看这事基本成不了。于是两人只得按捺住内心的躁动,压抑住狂热的心情,安稳下来好好养胎。怀孕前三月决定不予任何人声张。

可是好景依旧不长,沈姐在一次例行产检中被医生告知有先兆流产的迹象。两人已经开始慌神了,赶紧奔走与京城各大三甲医院问询,开始做相关辅助措施。但情况依旧不乐观,而于此同时,沈姐的婆婆从老家带来了消息。据称,这位老太太早先就一直因为儿子后继无人也曾经伤破了脑筋。求医问药,求神拜鬼什么招式都尝试过了。曾经大半夜的,还跑来交给夫妻俩几道求来的所谓“神符”,说是压在枕头下可以保佑求子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是恒古不变的礼数。而这一次,老太太却做了个怪梦。

梦里是一片苍茫的薄雾,像是湖畔,又像莲池。朦朦胧胧看不真切。荷叶上有个白胖的宝儿,笑呵呵地正要向她的儿媳妇爬过去。儿媳妇也笑容满面张开手臂,准备环抱的样子。这老太太居然在梦里清明的很,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她第一直觉,这或许就是她未来的胖孙孙了。可眼看孩子就要爬入怀的时候,水边四周很快聚拢出一群被暗影笼罩看不清长相的人,黑漆漆一片。像是从水底瞬间冒出来,一个个围上前去。有的拽腿,有的扯手,脸色都阴霾地可怕。眼看这胖胖的宝儿挣脱不开,就要被众人给扯开了。儿媳妇一脸惊慌却手足无措,老太太直接一声大叫就从梦里惊醒了过来。难过地哭嚎了半天,琢磨着是不是儿媳妇又要怀孕,而且又要保不住了啊?

老太太也是绝对的重度迷信患者。当即没停,直接穿了鞋就要上火车。冲去京城要找儿子和儿媳。夫妻俩见着从天而降的老婆子也很诧异,自然也是招待一番。等自己的妈详细问起来,沈姐的先生才一五一十说起来。说,媳妇儿确实又怀孕了,本来准备前三月不告知任何亲属的。但确实一检查又是可能要流产,现在要做保胎呢。不过老太太是怎么能猜到儿媳怀孕了呢,而且信誓旦旦觉得这梦跟孩子有关,夫妻俩也解释不清了。确认了真有这么一件事,老太太也顾不上感叹,自己赶紧去找老家的人“看事儿”问仙去了。而夫妻俩则继续忙着寻访保胎的各路名医。

既然有实力,条件就一定要选更好的。沈姐的先生也不顾开支的数目高低,直接就按照口碑钦点了京城大名鼎鼎的协*医院,还直接办理了国际医疗部的手续。一定要给妻儿更好的照顾。这一胎太重要了,一定要稳稳妥妥的生下来。他觉得一切尽人事之后只有等天命了。

一看到协*医院国际部那些等待保胎的孕妇们,他和沈姐也有点傻眼了。原来许多孕妇容易滑胎,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因为宫颈口松弛,已经承托不住胎儿的在子宫内的正常生长增大。最后没到日子,胎儿非正常流出,一场甜蜜十月的春秋大梦也就随之终止了。于是这些宫颈口松弛的孕妇们,被医生勒令躺在病床上不得下地。并且还得双脚上提,以某种角度倾斜而躺。据说这样子,方能缓和一下胎儿日益增长带给宫颈口的压力。但客观看来也非长久之计,这些可怜的孕妇们许多离预产期还有好几个月。却终日在这病床上不得下地,吃喝拉撒全在床上。人也是格外消沉的。

也难怪,总有许多中国人会说,子孙后嗣是上天的恩赐,儿女俱全是大福分。连名书《了凡四训》都在其中娓娓道来,一个德行不够、命里无子的人是如何积善攒德,终于改命获子,安享晚年。大家常说,机会是神的恩赐,甚至较好的容颜、美好的环境、圆满的家庭等等一切都是福报。不论他是受国学易经的潜移默化,还是佛学道门的洗礼,亦或是基督、天主、穆斯林教徒。

因为有些格外顺利的人,他/她在某一方面得来的太容易(如孩子、财富、容貌、事业),他们往往就无法明白那些苦求而不得的人们心里的挣扎。所以,也有一些人看到别人的痛苦不堪与坎坷,再对照自己的顺利与好运气,她会感念自己所有的一切拜神所赐。坚信善待一切,会继续这种好运气。我们把这种行为,叫做感恩。自然,当一个连感恩都不会的人,你对他/她的好也经常会被视作理所应当,不屑一顾的。

在协*医院呆了没几天,沈姐的流产迹象却越来越明显。这抑制不住的趋势,也让沈姐的老公格外懊恼。苦求无门,于是在一位朋友的怂恿下去了某家私营医院。转了院,抱着最后一试的意思,且死马当活马医吧。沈姐也做好了最坏的心里打算。她意思是,我若是尽力了,还是保不住,那我也没办法了。只能说,和这孩子没缘分吧。有人曾经建议过沈姐的先生找陈院长,当时夫妻俩有自己的顾虑。一方面不知道朋友介绍的是否可靠,另一方面陈院长几乎没做过广告,也是私立医院,他们没听说过。

转来的这家私营医院也没有好到哪儿去,没多久就给沈姐下了通知书。声称,保胎估计是不太乐观了。要是出现意外,医院也概不承担责任。沈姐的情绪又一次沉到谷底,泪流不止。沈姐的先生在一旁也叹息。后来沈姐想起了朋友推荐的陈院长,就喊老公尝试联系一下。陈院长说,当时他那天一接到电话,听完患者丈夫的描述,已经知道情况不大乐观。又是熟人介绍的朋友关系,而他其实也不想指责其他医生和任何医院的做法。为了稳妥起见,他需要要亲自会一会这个要保胎的高龄孕妇。但尴尬的是,沈姐当时面临流产,宫颈口脆弱,人在病床上也是不敢擅自挪动。而陈院长自己,身为一家私立医院的院长,跑到另一家私立医院去探视患者,势必也将分外尴尬。

陈院长说到这里的时候,呵呵直笑。我也乐了,他说这真像是“虎口拔牙”。在医学圈里,一个大夫名下的病患,还没转院没有离开,另一个同领域的医生亲自上门探查,这多多少少都是很忌讳的。你不等于是去砸人家场子去了吗?这和古代练武之人踢人家武馆没有什么区别。最闹心的是,如果踢馆的人还赢了馆主……这里面的微妙之处不必多解释,肯定更尴尬了。陈院长说,他就办了这么一件事。

那天他是真的去了,还找了个宽慰自己的说法。首先,大家都是朋友所托,介绍认识,如果坐视不管,也对不起朋友。其次,医者父母心,不管现在医患关系多紧张,这孕妇眼看没了活路,自己不上手试救一把,估计胎儿连最后的机会也肯定错过了。最后,他说对自己保胎的两把刷子还是有点自信的。于是陈院长就只好硬着头皮,在助理的陪同下,一边和沈姐的丈夫通着电话找病房,一边当面会诊看看情况。那家私立医院的人很快也发现了端倪,浩浩荡荡从医生到护士也来了不少人。据说当时的情景很是尴尬。陈院长也不多解释什么,说,如果信得过他,就转院到他那里去试试吧。针对宫颈松弛造成的流产,他还是有信心去解决的。

沈姐丈夫问要怎么处理,陈院长说有一种技术叫宫颈埋箍术。是他自创的,也申请了专利。更好是在孕前(孕后也可以)把它放置在宫颈内口上,然后有效阻止宫颈管的扩张。而像现在孕后有一段时间,又算亡羊补牢的情况,办法就是环扎。如果在孕前做了,大着肚子是可以跳芭蕾舞的,不怕孩子滑掉。而在孕后做的,就也得卧床保胎。孕前做的,可以保到足月。但是孕后做的,基本多会早产。就是这么个情况。他一番比喻倒也恰当。沈姐的丈夫一咬牙说,走,那就转院。

但沈姐转念一想,却不干了。她现在肚子很大,羊水多,一晃动生怕托不住直接滑胎。现在就像是生怕最后一根稻草压死骆驼一样。沈姐不敢动。这时候陈院长又做了一个决定,说那就吸出部分羊水,缓释一点压力,然后自己下地走。这个说法让沈姐很震惊。陈院长说,羊水都是婴儿在母体内的防护装置,缓冲一些压力,孩子喝的是羊水,排除的尿液也混入羊水。多一点,少一点,不会有太大要紧。只要在一定安全的量范围内就好。将来营养补充跟上去,羊水慢慢还会增多的。左思右想,沈姐同意了。就这样,沈姐转到了陈院长医院的病房里。沈姐的丈夫毫不含糊,手一挥给定了病房区域最顶级的VIP套间。里面雕梁画栋的中式古典风,墙上还有画师的真迹。陈院长也给沈姐尽快排出了手术施行日期。这时候,沈姐的婆婆来了。

据老太太说,她一进门还没说明来意,老家那位“看事”的大仙儿就讲话了。问你家儿子子嗣的事儿吧?老太太点头。大仙儿又说话了,本来你儿子生养后代的事情很难,即使他发迹有财。老太太又觉得惊奇了,这都能知道他儿子经济水平。大仙儿继续说了,你儿子的发迹史中也有些不太光彩的方面,亏欠别人太多。具体的就不点了,他自己心里明镜一样的。而且以前的冤亲也有一些,都盯着呢。他媳妇儿要把孩子生下来,还真有点困难呦……你那梦是有所托的,是童子投胎呢。若能生下来也是极聪明伶俐的。老人家一听心里更难过了,赶紧问,可有办法?大仙儿说,办法是有,就看你儿子舍不舍得了。

的确,这位沈姐的先生在京城也算是地产圈里响当当的人物。他多年前就从房地产起家了,暴富之后开始聘用专业人才打点各路领域,逐步进行跨领域经营。这些年也算是做得风生水起。除了没有子嗣,其他的方方面面那算是扬眉吐气的。人有时候钱财多了,不干不净的事多多少少也掺杂期间。沈姐讲到这里叹息说,为人一世,没有伤人害命倒也罢了,但有些事,并不是你不想就可以避免的。比如工地的意外事故,比如拆迁不配合时的处理,比如高额的不合理暴利……这也许算是一种潜层的压榨吧。这期间的因果,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

我说,那……是不是说,宇宙间的能量等衡是有一定道理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道理嘛。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富人热衷于做慈善,或许也算一种变相的自保?当然,有些富人则不然。但哪里进账了,那部分亏出去都是自然的事。有人餐饮业开得红火,最后闹得个妻离子散,就有佛学人士讲因为餐饮重杀业。沈姐点点头。

我继续说,但有一些人事业总是万古长青,也许是因为他有“散”。散财给贫苦大众,散给失学儿童,散给孤儿寡母,他在某种层面上来说算是均衡了。而有些人散的越多,挣得却越蓬勃。也许宇宙间的能量真的是有回馈的?你施予什么,你得到更多。同理,你仇视社会,愤恨周围一切,你的邪相和咬牙切齿也只会吓跑其他人,别人被你负面的情绪感染或望而却步,你收获到也是和你一样有仇视情怀的愤慨人群的抱怨。典型的,你拿什么看世界,便收获到世界给你怎样的一个境界。这好比你在苍茫世界上,海量的各种信息中,选择了一支队伍来靠拢。比如你对“美丽”这个词格外敏感,你追求美丽,你渴望美丽。那么自然而然,你今后便会格外关注与“美丽”相关的信息。时间久了,你也被与这个“美丽”信息相关的种种事物相包围。深深地置身于“美丽”之中,就是这个道理吧?

沈姐笑了说,真想不到你年纪没我大,倒还挺有意思。她说,她婆婆讲述的老家那位大仙儿就是这个意思。办法是有,就怕当事人舍不得啊。老太太急了,说不管怎么样总得试试啊。常人都说“无后”是一件“缺德”的事啊,大仙儿是说想办法要补上去吗?那人说,德行不是靠补能补的。只是总是进财,也未见你儿子散点去积累人心,加上夫妻俩男方周身的怨气那么重,女方的孩子保得住才怪呢,也总得提点善意和众人的善念吧。老太太问到底是什么办法?大仙说,散财,至少一半。不舍得也得三分之一,若只散了三分之一,那保不保得住看造化了。老太太一阵揪心,又问,散去哪里?大仙说,哪里困苦,哪里需要,就散去哪里。

所以,这老太太告辞后就来找了儿子,说明了情况。其实沈姐的先生对这事儿是半信半疑,提到拿出他的一半储蓄就各种震惊、诧异加不情愿。老太太一阵嚎啕,说了自己做的梦,讲了去问大仙儿的前因后果。沈姐在一旁,也听得心颤颤的。最后沈姐的先生架不住母亲和妻子的连哭带劝,想想,若真是个大胖孩儿从此就伴在左右了,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也好。钱挣那么多,若后继无人,要是真应了大仙儿的话……可如何是好?最后,他也就一闭眼,权当是造福社会了。

这钱散得自然是比挣的速度快啊。很快的,沈姐丈夫一半的身家都按程序正常走上了各个资助的渠道。一时间许多机构自然去大张旗鼓地表扬,又是拍照又是要采访的。老太太想起大仙儿的话了,不要太扬名,不要宣传过甚。于是又提醒儿子拒绝来访和宣传。现在,总算是沈姐母子平安,乖乖呆在陈院长的特级病房里养着胎。宫颈的问题也做手术顺利处理完了,只等将来生产的那一天。她目前每天都由家里人精心照料着。和我说起这些事的时候,她一直半躺着,都在笑呵呵地和我讲。

告辞了沈姐,我问陈院长,你说,这究竟算是你的技术到位,还是大仙儿教育的沈姐她老公散财有方?陈院长也哈哈大笑,说散财或许是他们的心因吧,但也得需要我后方医术的有力保障啊。我也在笑了。他说,这种事说怪不怪的,我们有不少素材。想写,以后可以多告诉你一些。这么些年在医院里吧,奇异的事情太多。

的确,有些玄奇的事情,我们看不透也解释不清。但多数时候,不要昧着良心进财肯定是必须的。一方面有得,另一方面必有失。或许,能量真的是守恒的。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一个人一辈子吃多少口饭,进多少财都被预计好,那想必也了无生趣了。但好在,我们还可以源源不断地做一些事情,充盈自己的善库,去期许一个美好的未来。命若只有八合米,走遍天下不满升。这件事就讲到这里。

  • 本文禁止用于商业用途,转载需注名出处和作者,否则追究其法律责任!

  •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让您明明白白看疾病,不走弯路。我们只做该做的检查,不做没有意义的检查;我们踏踏实实治病,绝无欺诈行为;我们不夸大病情,我们只想给您提供真正的、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预约咨询电话010-67537758/67537768
    地址:北京丰台区南三环外四环内嘉园路星河城1号院18号楼。
    乘车路线见http://www.xjat.com/hyfc/11340.html

  •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以习惯性流产诊疗国际专利为依托,完整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标准建立的。
    专题:习惯性流产|不孕症|石女| 宫外孕|输卵管不通|盆腔粘连|闭经|多囊卵巢|卵巢囊肿| 卵巢早衰|阴道炎|阴道松

    宫颈糜烂|宫颈松| 腺肌症|子宫畸形|子宫肌瘤|子宫纵隔|子宫内膜异位| 子宫脱垂|宫腔粘连|子宫内膜息肉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 京ICP备15056463号-1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嘉园路星河苑一号院18号楼 邮政编码:100080
    电话:010-67537758/68 网址:www.xjat.com
    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否则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