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所公示的部分疾病的检查及治疗费用有所变动,详细以实际就诊情况为准,或向在线医生了解大概费用!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 010-67537758/67537768

老夫少妻的花花肠子 1

  • 来源:未知
  • 作者:陈凤林
  • 更新日期:2016-08-30 15:02
  • 点击:

讲述一座繁华的城, 讲述一家医院发生的那些事儿。 揭秘妇产科和男科的各种事迹; 揭秘病人们的悲欢离合和喜怒哀乐; 揭秘来自不同家庭的纷扰与战争; 揭秘医生们那些你不知道的秘事;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若有与君情节雷同之处,请勿对号入座。 老夫少妻的花花肠

讲述一座繁华的城,

讲述一家医院发生的那些事儿。

揭秘妇产科和男科的各种事迹;

揭秘病人们的悲欢离合和喜怒哀乐;

揭秘来自不同家庭的纷扰与战争;

揭秘医生们那些你不知道的秘事;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若有与君情节雷同之处,请勿对号入座。

老夫少妻的花花肠子

这是我来医院以后,遇到的第一件八卦事件。那天正是轻风拂面的夏夜,昏黄的灯光打照着医院的长廊。院楼外的草丛里偶有几声虫鸣,四周都是一片沉寂。九点,王大夫和几位助产医护人员突然接到急诊通知,匆忙做着产前准备。很快一位略带几分稚气的年轻产妇被送入产房。我听说,她竟然才18岁。这是多好的豆蔻年华啊,但显然还不是按正常进度做母亲的时光。

这是一位比较特殊的产妇,她从没来过医院做任何产检,也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有她的建档资料。这个年龄,按国家婚姻法的规定,显然还领不到结婚证。所以,她自然也没有准生证。但对于孕妇的生产急诊,即使手续不全,医院也必须接下,否则病人会发生生命危险。

当这位年轻的产妇被紧急送到医院的时候,宫口已经开了三指。产妇说,她就是怕痛,听邻居说水中分娩不会痛,也不用侧切,所以才指名要来这里的。医生们听她这样认同水中分娩,也挺高兴。之后,她顺利地在水中顺产分娩了。当时在产室外,我看到了这位年轻产妇的家属,所谓她的“先生”。 目测是一位50岁有余的男子,他一直在产室外焦急而紧张地踱着步子。绕一圈,又是一圈。他鼓起的大肚腩,显然也有点怀胎四月的架势。

最后他终于坐下来,十指交叉,两肘枕在自己的腿上。头微低,一直盯着自己的鞋尖看。他沉默了许久,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我感觉,以他这样的年纪,应该不是第一次当爹了吧?护士梅子却悄悄告诉我,这男人是老来得子呢,第一次做父亲。我挺诧异,不过想想也释然了。找18岁的年轻伴侣,或许是为了有更好的生理条件延续下一代?或许他们之间是真爱呢?当今的社会,老夫少妻的搭配,其实……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我既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故事,当然也无权对他们的私生活擅加点评。

这位18岁的产妇终于生了,母婴一切健康。没有侧切,没有剖腹,一切都呈现出更佳状态。她唤着这男人的名字,一脸的孱弱和疲惫,就那么安静地躺在那里。良久,她伸出一只手,伸向宝贝的爸爸,她眼波里流动的都是满满爱意。而这位50岁的先生显然还没顾上与产妇互动。他背对着刚生育完的产妇,一脸的欣喜与兴奋,只是直直地盯着孩子,满是怜惜与疼爱。

这位新爸爸一直抱着小家伙,爱不释手。显然,他的人生从此有了巨大的改变。年老来子,换谁来说都是一件振奋的事情。不过另一位护士看不下去了,她咳嗽几声,提示家属应该适当安抚一下刚刚辛苦完的孕妇。老先生这才回头,摸摸这姑娘的头,略表他的安抚之意。姑娘额头的汗水显然浸湿了头发,丝丝缕缕凝结在一起。很是凌乱。她笑着,显然别人眼里这个敷衍的举动,却让她很是受用。

老先生很快又转过脸去,绽放了满脸笑容,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婴儿的小脸。这位18岁小女友的价值,现在显然低于新生的孩子。我其实更希望这个豆蔻年华的女人是他的小妻子,即使两人没有结婚证,即使没有准生证,即使他们年纪相差那么大……我宁愿把她想成是他的太太。我希望这刚诞生的孩子的父母,只是因为女方年龄太小的关系,领不了结婚证而已。我希望至少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认真的,是名正言顺的。不论这位先生的背景条件是丧偶亦或是离异。但后来我知道,这显然又想得过于简单了。

一天后,护士梅子在吃饭时突然来了一句不满的话,“那个家伙真不像好人。”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哪个家伙?”梅子一努嘴,示意是走廊尽头202床的产妇家属,小产妇的先生。我方才想起这事儿来,笑了几声。我说,“你又不了解他们之间是怎么回事,擅自带有色眼镜看别人,未免也太偏颇了?”她不以为然地哼了下说:“知道吗,我的直觉可是一向很准的,这次……肯定也错不了。”

梅子告诉我,这位50多岁的男人对新生的小宝贝,那真叫一个呵护备至,简直达到了欣喜若狂的状态。而产妇显然对孩子爸爸也是少见的一往情深,说话都细语绵绵,像是生怕语调或用词重了伤害对方一样。她虽然也爱护小宝贝,不过视线更多都在追随这位先生。这与许多产妇生下孩子后重心转移,全天围绕孩子小心谨慎的表现,也有些不同。

慢慢的,大家都看明白了。这位18岁的新妈妈,似乎从来不关注自己的。她的重心都在她男人的身上。似乎是她家的先生渴望孩子,喜欢孩子,她就生。看到自己的孩子让她家先生欣喜若狂,手舞足蹈,她也跟着高兴。而她家先生稍一颦眉,略有不耐,她马上也小心对待。若她家先生接了电话,哀声叹气,或争执发怒,她不明原委的却也愁眉不展。看着她那样稚嫩而小心谨慎的脸,我不知怎的有几分心痛和无奈。

这个18岁的姑娘,像极了一朵太阳花。50

岁的先生,就是她的太阳。她永远在围绕他转。不论他的视线有没有在她身上,不论他语气里有多少不耐烦,不论他是否常在医院陪她……她把自己深深地放低,像卑微到尘埃里的一朵小小的花。她的心情也总随着男人的心情和表情在波动。这样的一组搭配,总让我莫名地想叹气。有时我甚至在想,她的年纪本该是在大学校园里吧?如果没有伴在年过半百的男人身边,如果她与女生们骑着脚踏车徜徉大学校园,如果她和一位温暖的少年站在阳光下欢声笑语,那又将是多么好的风景?

世事总不会按照我们的想象去发展。正常来说,三天左右,如果产妇的各项指标如果正常,就可以出院了。结果在出院前,又发生了一件事。那天,护士梅子突然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告诉我说,“你知道吗?那个产妇的家属跑路了!”“跑路了?哪个家属?什么意思?”我感到不可思议,这算上演的哪一出戏啊?

梅子喝几口水平复了一下,继续说,“就是那个18岁的小产妇啊,她家属没有结清出院前的全部款项,直接跑了!现在就剩下产妇在病房里。”我问,“怎么会这样啊?”梅子说她也不知道,大概就是这个50岁的家伙还算有点良心,走前扔给前台点儿钱。可是又让大家哭笑不得的是,他就扔下了三千块而已。目前手机不通,人也无影无踪。

我问,“那产妇当前的状态呢?”梅子摇头叹息,说:“还能怎样?还不是呆若木鸡呗,人一直坐在病床上已经懵了。”我又问“孩子呢?”梅子说,“还在。他就算是给抱走了,也没母乳可喂啊!”我说,“那会不会是人家有急事先走了,孩子老婆都在这里,说不定晚点会再来呢?……”

梅子有点愤愤又不屑地说,“真不是这样的!住院部的人在催收费的时候,他就搪塞了半天。之后放在前台处三千块钱,人先撤了,才打回来电话说明的。这家属说,他就那么点儿钱了,三千块。说,让医院看着办吧。之后关机,整个人玩失踪了,根本找不见。现在产妇心情抑郁,人也呆滞了好半天了。费用现在还悬在那里,没有人结算呢!”

我一时间觉得匪夷所思,简直不敢想象。这又算是什么样的闹剧啊?老来得子,当时欣喜若狂的那个劲儿,可临到头了因为吝啬几个钱,就这样了吗?应该不至于吧……梅子说,这倒也说不准。因为这些天给产妇订营养餐的时候,给产妇买产后用品的时候,给产妇计划产后修复服务的时候,这位先生那一脸的不耐烦和小气啊,真是少见。人家十八岁的大姑娘给生了个孩子,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可这家伙整个倒像是把年轻姑娘当育儿机器了,眼里没有半点感情可言。而这小产妇也真是活脱脱一副倒贴的模样。真的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听到这里,我当下有点明白了几分。说,这倒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如果小姑娘们年轻的时候,能够不被情感冲昏头脑,即使衣服“百撕”也“不得骑姐”,那以后也就不会“百思不得其解”了。我还配合比划了一个扯开胸口衣服的动作,梅子居然听得哈哈大笑……

言归正传。医院的陈院长听完了汇报,对这事儿发表了看法。他说:“三千块,其实对医院也派不上特别大的用场。既然病人家属付款都付得那么牵强,且不论是真的贫困潦倒,还是无故赖账,反正孩子现在也已经平安降生,我们就别执着于眼前吧。这三千块,由住院部退回给那个小姑娘。她也许日后还要自己带孩子,这三千块算是医院再送还给她的一点婴儿奶粉钱。遇人不淑啊,能连母子俩都不管了,直接跑路这种男人……唉,罢了,以后还会有她受的。我估计,回了家,这家属还是会过来领孩子的。”他说完,摇了摇头,给特批文件上挥洒两笔,签了字。此事算是过了。据说后来,这位18岁的产妇在病房里抱着她的新生婴儿,拿着那三千块现金,整个人都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而至于年轻小产妇的家属为何要赖账跑掉的疑问,直到当天下午全院人才搞明白。五十岁的这位老哥想必是先听闻风声,察觉不对,就已经提前先撤退了。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推测。这一场闹剧似乎还远远没有结束,很快就闹得全院楼里沸沸扬扬的,几乎人尽皆知了。那场面,真叫一个鸡飞狗跳。所以,那位五十岁先生的跑路,或许不过是“地震”前的提前撤离罢了。

话说这闹剧的高潮部分,发生在第三天的午后两点左右。这对小产妇母子俩,都还没有来及整理出院。这时候,住院部突然闯进了一位气势汹汹的女士。这位女士双手猛一推门进来,几乎夹带一股风而至。傲然昂起头,她冷冷环视了里面一圈。身后的玻璃门,都随着惯性在忽扇忽扇地摇摆。如果说,一位主人公出场的背景要如画册那般搭上配图,多数画家一定会结合她的表情,来上一副驾驭一片浓重乌云、黑压压杀到的样子。眼尾和嘴角绽开的皱纹,说明了她约莫五十岁上下的年纪。这紧紧凝结在一起的眉头,加上那双几乎喷火眯起来的眼睛,怎么看,都不像是家属们正常来探病的架势。

前台护士小心地陪着笑招呼她,请问……您找哪一位啊?这位女士报上了那个十八岁小产妇的名字。两个护士顿时对视了一眼,开始犹豫是否要说房间号。这位……究竟是来救驾的母亲,还是前来闹事的……前妻?亦或是——原配?!这个瞬间,都没人敢贸然上前问什么。像是众人都看着一层微微透光的玻璃纸,生怕一不小心给捅破,都失了面子。

这时,其中一位护士马上往外拨电话,想讲下情况。这女士一双如鹰的眼睛倒很是犀利,她显然没耐心等了。冷冷瞥一眼前台,她一边大迈步往长廊深处走去,一边扯开嗓门大喊:“**薇,你个贱货,你他妈的给我出来啊!?!**薇,你听到了没有?!”有些病房一时间不少人闻声纷纷探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护士赶紧跟在身后,准备劝阻。说这样大声吵嚷,也会影响其他病人休息。另一位护士见此情景,立即拨电话叫安保人员了。

这位女士视若不见,她依旧往前面大步走着,还在旁若无人地继续大喊:“**薇,你给老娘出来啊?你个小婊杂!敢不敢让我来看看你跟他的种啊??我说你怎么销声匿迹了,还以为你死心了,你他妈现在给我玩这个?!你家里人知不知道啊?你个贱货!你给我马上出来!!!别以为你生了,他就能为你离婚!你做梦!他现在还不是连面都不敢露?!哈哈哈,你他妈别给我躲着,别给我装逼,马上给我出来啊!!!怎么,怕我抢了你的娃啊?……”她这一番话,显然是喊明了正室的立场。

这一下,病房区简直就像炸了窝。好些大着肚子,正在安胎的正宫们第一时间迅速围拢。大家都站在各自的病房门前,围观了看热闹。人群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舆论当前,显然都是对这位正室充满了无限的同情。又有少许幸灾乐祸的人,都在等着看这番骂话里的小三女主角登场。八卦之心让人们很是期待,很想一睹这小三的风采,看看究竟是何许人物。

众人也在困惑,怎么……这年头,小三都在明目张胆地生孩子了?更戏剧性的是,这位原配又是从哪里挖到的消息,竟然还能杀到医院里来?也真是活脱脱一部狗血奇葩剧了,也比那些饭后的泡沫电视剧都有看头得多。这也难怪了,估计当事男主角不知怎么提前得的消息吧(所以之前沉不住气与原配在电话里吵起来?),反正也不知道都躲去哪里了。就留下那扎眼的三千块大洋,也不知道在嘲笑谁。那点儿钱,真像是在扇那个产妇的脸。

一得知这个小产妇是个插足别人家庭的家伙,就连正在忙碌的那些小护士眼里,也都流露出几分不屑和鄙夷来。梅子偷偷和我说:“你看,我说得对吧?他们这两人明显就有问题!我看那男人就明显不是什么好鸟!”我无奈地说,“自然了,他若有个‘好鸟’,也不至于三十多年都生不出个一儿半女来。这次,我看也是侥幸。只不过可怜了他妻子,还有这个任性不知死活的丫头。而那个小宝贝,将来夹在中间也不会好过,唉……”

正室走到哪里,自然都是要拿出一副正宫范儿的。那个女人一边喊一边骂,最后几乎在走廊里发出竭嘶底里的咆哮。她显然还没有找到那个年轻产妇的病房,不过已经看过好几间房。还有没开的房门,她毫不顾忌在敲。那一双手,已在微微颤抖。气火攻心,满心的不甘与愤慨。她又做错了什么?大半辈子的相伴,还抵不过一个十八岁的无知小妮子么?

怎么处理在这种事态下诞生的婴儿,还是后话。但作为蒙在鼓里最后知情的她,显然第一时间要跑来这里的。她知道自己一把年纪了,没必要这么激动,但她不由自主地还是想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一较高下,尽管明知闹大了动静有失身份。女人的这份心情,也大概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而那个解开裤腰带播过种的男人,已经躲得不知所踪。这双不由自主颤抖的手,已经不在她能控制的范围了。这双手还能干出什么事儿来,没有人能预料。她的脸已然从咬牙切齿变得满目苍悲,她的心脏定然也是千疮百孔了。我这么看着那人的背影,心里徒生一阵悲凉。

身为男人,或许觉得,两个人夫妻一场,不至于闹得这么僵吧?你不能给我生,还不许别人给我生?我照顾你,算是我有点责任心了。爱美之心人都有,年轻姑娘带给我新鲜的气息,以往无法想象。我都感觉自己变年轻了。而你每天丧着一张黄脸神经兮兮,动辄杀气腾腾,还要我对你温柔巧笑,照镜子问问你自己,你能不能办得到?!

身为妻子,或许觉得,你当初是如何待我的?这么些年了,我照顾你良多。携手前行,荣辱与共,不离不弃。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就算没了激情,也有亲情在啊。你又怎么能待我不忠,这么多年的情分,你岂可一笔勾销?面上疼你、怜你,背后却偷腥抹嘴的男人最可耻!

身为第三者,或许觉得,我爱一个人,与其他人无关。不论最初吸引我的,是他的钱,亦或是权,让他笼罩在一个光环里。即使他年纪大了,可我是真心对他的。我愿意为他生孩子,那是我们的事,别人干涉也没用。有了孩子,多了保障。我与他更近了,也许有一天,他的世界就只有我了。没有爱的人,才是第三者!

……每个人,立场不同,看法不同。又似乎各有各的道理。我看着这女人身后拖长的剪影,默默在思索。而长廊的尽头,眼看着几位护士怎么也都拽不住,这位女士已经快要找到那间病房了。安保的几人一出电梯跑了过来,梅子连忙指向那女人过去的方向,这几个小伙子马上加速度跑了过去。

都快走到那扇门的门口,安保人员拉住了这位女士。大致意思是,有什么激动的事情都私下里慢慢解决吧,这样大吵大嚷不太好,也影响了其他病人休养,住院部这里需要清静的环境,请予以配合。她显然还不能停下自己的激动,几个保安小伙儿无奈。只有一手扶了一只手臂,给她“请”出去。这位女士也不容易,胳膊虽然被拽往出口电梯的方向,嘴里依然没有停,仍在激动大声喊着:“**薇,你个臭婊砸!你是不是不敢出来?就是你回了家,我也能找到你!你去哪里,我都翻得出你!你个贱货……”

待续.....

  • 本文禁止用于商业用途,转载需注名出处和作者,否则追究其法律责任!

  •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让您明明白白看疾病,不走弯路。我们只做该做的检查,不做没有意义的检查;我们踏踏实实治病,绝无欺诈行为;我们不夸大病情,我们只想给您提供真正的、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预约咨询电话010-67537758/67537768
    地址:北京丰台区南三环外四环内嘉园路星河城1号院18号楼。
    乘车路线见http://www.xjat.com/hyfc/11340.html

  • 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以习惯性流产诊疗国际专利为依托,完整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标准建立的。
    专题:习惯性流产|不孕症|石女| 宫外孕|输卵管不通|盆腔粘连|闭经|多囊卵巢|卵巢囊肿| 卵巢早衰|阴道炎|阴道松

    宫颈糜烂|宫颈松| 腺肌症|子宫畸形|子宫肌瘤|子宫纵隔|子宫内膜异位| 子宫脱垂|宫腔粘连|子宫内膜息肉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北京新景安太医疗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安太嘉园医院 京ICP备15056463号-1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嘉园路星河苑一号院18号楼 邮政编码:100080
    电话:010-67537758/68 网址:www.xjat.com
    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否则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