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所公示的部分疾病的检查及治疗费用有所变动,详细以实际就诊情况为准,或向在线医生了解大概费用!
习惯性流产安胎网
习惯性流产-安胎

石女又领养了一个石女

  • 来源:admin
  • 作者:admin
  • 更新日期:2016-08-16 16:31
  • 点击: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大自然中,春夏秋冬交替上演四季。而医院里,生老病死定格着人生。一间间或大或小的病房、就诊室、手术间、候诊厅、药房,总在发生着一些或悲或喜或平淡的事件。生离是法官常判出的事件,死别则是医生终日面对的常态。寺庙高堂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大自然中,春夏秋冬交替上演四季。而医院里,生老病死定格着人生。一间间或大或小的病房、就诊室、手术间、候诊厅、药房,总在发生着一些或悲或喜或平淡的事件。生离是法官常判出的事件,死别则是医生终日面对的常态。寺庙高堂之上,一个人可以忏悔他的毕生罪业。但医院手术灯下,他能仰仗的只有医生的技艺与自己的福德气运。

陈大夫,四五十岁的样子,主攻妇产科的各类疑难杂症。从他离开如日中天的大型国营医院到一家私立医院工作,如今已经有十多个年头了。他所见过悬而未解的奇异事件很多,也适合给正在收集素材阶段的我提供素材。所以经由做投资人的朋友介绍,我与他得以一叙,见面后详细聊了聊。聊过之后,甚至还亲访了一些正在VIP病房套间里休养的事件当事人。当年的陈大夫,现今已经是陈院长。那就称呼其陈院长吧。虽然我不知道他信仰什么,但他坐下来时曾一脸认真地告诉我说,也许,人世间真的因果不虚。他就先从一位石女的故事说起来。

有一位姑娘,文文静静的。秉性良善。但却有一个很难启齿的问题,她是“石女”。石女,在封建社会的老百姓心目中一直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词。多数人认为不吉,晦气,尤其克夫。不过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只是胎儿发育到生殖系统这一块的时候,没有发育完全而已。算是……存在部分的生理残疾吧。但从其他层面来说,还算是一个真正的女性。

而“石女”,又有真石女与假石女之别。假石女不过是处*女*膜闭锁,Y道有部分地方是两边的粘膜都粘连在一起,无法打开通道进行正常的S生活。简单手术处理一下,就好了。而极少数的真石女,不单单没有Y道,甚至连子宫都没有。听起来确实匪夷所思。陈院长遇到的这位姑娘,却是个真石女。她不能有正常的S行为,也无法正常地恋爱、结婚、生子。经检查,她没有子宫,没有Y道,名副其实的真正“石女”。

那位姑娘从外地而来,寻访了许多的三甲医院和各类私立医院。看病的过程,据说也是非常之坎坷。家里人给带在身上的钱,几乎都快用光了。虽然钱不多,但这也是家里给辛辛苦苦凑出来的费用。她在京城几乎快要住不下去的时候,听人推荐来了这家医院。当时一问诊检查完,陈院长觉得这事吧。不大也不小,甚至都可以再造Y道,将来也是可以正常的交男友、谈恋爱的。

姑娘一听完,心里立即热血沸腾。但随后一深虑,她眼里的光芒又慢慢黯淡下去。因为这费用确实太昂贵了。姑娘什么都没多说,直接出去给表姐和朋友们打了几个电话。最后得知大概还能再凑出几千块。她家境很差,这样的结果也没有超乎预想。未来眼看又变得渺茫,姑娘像是抽空了自己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她最后什么都没说,一个人就默默收拾好病历本走了。

当时,陈院长刚忙完手边的事。就问旁边的助理,之前看病问诊的那位患者和家里人电话,最后商量得怎么样了。助理说,她都走了。陈院长很诧异,走了?不是可以手术解决的问题吗?助理说,其他的护士们都说,那个小姑娘承受不起这份手术费,家里人都已经尽全力了。好像最后一圈才能凑到几千块,看起来希望渺茫。所以她自己就静悄悄走了。

这陈院长也算是性情中人。他略一思量,大手一挥,喊护士去把患者追回来。说,赶紧去看看,人走远了没有。他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还说,你说这人病了,总是得治啊。不治怎么办?去别的地方也不见得能妥善处理啊。不然她兜兜转转那么多地方,怎么还没有处理好?……他似乎对自己的医术还是非常自信的。

话说回来,护士当时算是把这姑娘追回来了。这位“石女”当场就红了眼圈,默不作声。陈院长让她别哭。问她,还能凑多少。姑娘说,也就这最后的六七千了,离这整个手术费还差十万八千里呢。陈院长几乎都不带考虑,说,做!做吧!我亲自给你手术!他拿出一张纸单,草草在上面签了几句,叫助理拿去收费室。

陈院长大意是说,那六七千纳入患者的看病缴费之内,剩余不足的费用,就全记在他个人的头上吧。由他来填平医院这次开支的账目。姑娘当时哭得一塌糊涂,就快要给陈院长磕头了。他扶起她说,只要身体好了,就没事。你们都还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你说,能让这些小问题困扰正常的生活吗?姑娘破涕为笑,感动中又不知说什么好。听到这里,朋友建议院长说,其实可以与一些慈善基金合作的。他们推荐来需要救助的患者,进行免费救助。而基金会承担一部分开支。好歹也让医院不至于蚀本补贴医药费用、员工开支去亏损运营。

言归正传,那一次的手术非常成功。姑娘总算有了自己的Y道和私处构造,虽然不能生孩子。但正常的谈恋爱和S行为都是不受影响的。姑娘的母亲千里迢迢火车赶来京城,准备接回痊愈的孩子。那天,她抱住陈院长的腿泣不成声。之后,这位母亲给陈院长说出一件事来。据说是在姑娘还幼小的时候,他们的庄子上曾来过一个独眼的老头。一只眼睛已经瞎掉,另一只眼睛看人的眼神格外犀利。他到处讨要饭食和零钱,顺带给大伙儿看看宅基、风水走势什么的。也许,有点真才实学吧。当时老头定眼看了一下姑娘,就摇头不止,频频叹气。还连声说,可惜了啊,可惜这么好一闺女。姑娘的母亲心里不安,赶紧问他,到底咋了。

独眼的老头儿说,你闺女上辈子做过几件恶事,还杀戮过怀孕的妇人,胎死腹中,一失两命。这辈子虽然人秉性还算淳良,长得也可爱,可终究有债要还。他不但这一世要身为女身,还会经历四次情感波折并且终身不孕。即使领养或者过继,但都不会有后的。再怎么惜福积善,就算将来领养了好福气的孩子,她也不会有第三代,永远不会做祖母或者外祖母的。姑娘的父亲一听恼火,大骂说,这是哪里来的疯子?举着扫帚连轰带推的就把人赶跑了。一家人都只觉得晦气。至于那个老头人是怎么知道,怎么看到,或者说怎么掐算出来的,也没人去追究了。

那时候姑娘年纪幼小,大人们也不太在意这些细节。骂了几句,也就过了。村里都是庄稼人,只要不是大病症,几乎也没人去医院慎重瞧个病。渐渐姑娘年纪大了,身边女孩们也都嫁了。姑娘在附近的省城打工,尝试几次恋爱也都深受影响,才发现出这个问题。跟家里一说,也慌了神。全家人省吃俭用的,供她来京城求医。最后颠沛流离地找了一圈,能解决问题的医生却没有几人。

这次问题虽然解决了,但是确实不能生育。这不也合了那个独眼老头儿的话吗?姑娘的妈显然对往事仍心有芥蒂。她把陈院长当恩人,把这件插曲就一五一十说了出来。陈院长给她一阵宽慰,说不过都是凑巧的事儿罢了,现在是新时代新气象,还管那些?姑娘的母亲也不再执着于此,后来领着闺女,一路千恩万谢地告辞回去了。陈院长也以为这事就结束了,但过了几年在某一天,还是这位曾经的“石女”,却再次迎上门来。不过她带了一个孩子来做检查,指名要院长亲自受理。

原来这几年里,姑娘已经嫁为人妇。她丈夫也存在些生育上的问题。丈夫在婚前也曾相亲过一些姑娘,但又不愿意耽误人家。后来正好遇到她,两人条件相当却又情投意合,之后便一起恩爱生活。两人决定领养一个孩子。但由于都还算年轻,达不到相关规定的条件。只好等待将来时机成熟。某一天,姑娘在街上发现了一个流浪的落魄孩子。她心肠柔软,便收养了这个孩子。姑娘的丈夫经济条件还算不错的,苦难的一家人以为从今往后便可以安逸地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这个孩子做身体检查的时候,发现居然也是——“石女”!

陈院长一边讲述,一边感叹。他问我,你敢相信吗,这世间居然有这么凑巧的事情?石女,竟又领养了另一个石女!还真正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真正的无缘不聚。你说说看,这宇宙如此浩瀚,是不是还真的存在某种运行规律,有着某种所谓“因果”吗?照那个病人母亲说的事情,那个独眼老头也算是都说对了吧。

我一想,也是。这姑娘后来在茫茫人海中因她的善心与同情形成一个缘起,无意间收养来的街头孩子,居然也是石女。而这孩子自幼流浪长大,遇到姑娘,居然有着同样问题(石女)的养母,意味着一份稳定安逸的生活,意味着会被姑娘送去给陈院长治疗,也是她的好运气所致。而姑娘本来命中无子,照老头儿的话说,即使领养,也不会成(夭折)。更好的情况,也不过是领养或过继的孩子没有下一代(她勉强有了不属自己血缘的第二代,却没有第三代)。这也巧了,她的善行让自己得遇这个小女孩,并且带她回家抚养。而这个居然同为“石女”的小女孩,即便将来手术处理好,确实也不会有下一代出生。

这一切,不正是那个独眼老头儿说的结果吗?她即使惜福行善,还是注定了无“后”。就算领养了一个有福气的孩子(也算她自己发善心收养流浪孩子所致,若是靠自己按程序领养会不会养大都成悬疑),也没有机会当祖母或者外祖母(因为是石女)。或许在姑娘老去的时候,要不然就是她的孩子将来也不再收养其他人,要不然就是她收养的这个孩子领养婴儿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人世了……人生无常,没有人可以预见。老头儿如何预见,也自有他的本事。而老天爷的安排,却又是如此之玄妙。

我一时间沉默,无言以对。对陈院长下意识的感慨,也不知该如何作答。这时候我想起了宗教中常讲到的,人们所谓的业缘。一家人,总是因为某种宿命因果链接在一起,他们曾有一段共同的经历或事件,联系他们今生又聚在一起。成为家人、朋友、同事。有些人家门日益兴盛,有的族众愈发落魄。这其中,真有规律可循吗?缘,或许从不会随意而来,只因为相互吸引、牵绊、纠缠。

也许,不是所有的人都无故成为朋友,也不是每一段往事都值得我们去惦记。时间永远是一剂良药,让我们看清所有的虚拟,也让我们验证所谓的预言。时间,会沉淀一个人曾经最美的感动,也带走他/她并不需要的过路云烟。曾经做过什么,有谁能记住哪一生哪一世那么多?就做好你当下的事情,为未来的美好去积福攒德。人生便日益美好了。从此,没什么让你畏惧不前,也没什么让你刻骨牵挂。善待每一段缘分。

陈院长本人在我看来,其实也算一位在当今医学界妇产领域中难得有创新思维的医生。随着逐渐加深了解,我愈发地敬重他。虽然医治过不孕不育及保胎、分娩的高难度患者无数,但他似乎很少宣传自己。在我看来倒也正常,一个善于攻克医术难关的技术型人才,往往没有营销学者、经济学家那种炉火纯青的推介技能,也没有艺术家的发散性思维模式。他甚至不乏有针对保胎、不孕不育这块儿攻克难关获得的国家专利,却一向仅靠熟人间的口碑带动及患者治愈后自发的感激宣传而已。

他又给我讲起了另一位保胎的高危大龄孕妇的奇异故事。患者四十多岁,文中我们就叫她沈姐(化名)吧。陈院长甚至亲自引荐,让我坐在沈姐的VIP豪华套间病房里,面对面地与她沟通了一个多小时。经由她同意,我引用这个事件讲述出来并改了名字。沈姐家境殷实,她算是京城圈里某一位盛名赫赫、地产起家的富商的家眷。中国人常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沈姐为了能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卯足了劲儿努力多年。而富商丈夫待她也算不错的,但结果却一再地令夫妻俩失望。沈姐曾经怀孕成功,但最终却以流产而告终。这一次,终于又怀上了。但好景不长,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 看完还想再了解一下,请加站长微信xjatrsa 即刻沟通!本文禁用于商业用途,转载需注名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